Essay

我的寂寞

这是03年的时候写的,在东莞上班。
我的寂寞
斜阳,老树。
黄土小道。
我是黄昏的时候才到鹿港这个小镇的。
我是一个剑客,确切的说,是一个失意而且落破潦倒的剑客。
从我的眼神里,你完全可以感受到我的失意。
三天前。
华山。
我,黄药师。
虽然我那一剑划去了他九阴白骨爪的三根手指,但在那划掉的一瞬间,他的大拇指还是拂中了我的肩井穴。
剑是武器中的君子,我是人中的君子,所以我使剑。
所以我认输了。
所以我输给了黄药师我所有的财产,还有我的长衫。
那是一件用天山雪蚕之丝编织,根据我体型裁剪缝纫的白衫。
本来这衣服也不适合他,但我输了,所以我脱了。
因为我是君子,所以我没去偷盗或者抢掠,只是找了块破布遮住了我的身体的主要部分。
我已经三天没吃什么东西了,还能支撑到现在,还能走到鹿港,我很欣赏我的忍耐力,意志力。
那块布更破了,我是一个江湖闻名的剑客,是剑客中的君子。
这种来自精神以及舆论上的压力对我来说,比肉体的折磨更痛苦。
但我还是保持着我的风度,我的笑容。依然的潇洒飘逸,风度翩翩。
幸好这是一个偏僻的小镇,没有太多的崇拜者骚扰。
但在我即将进鹿港镇的时候,我遇到了他。我真没想到在这也能碰到他。
他是我的一个仇敌。
很久很久以前,我们就相互仇视,也有过打斗。
只是后来在我成名以后,他就没来单独找过我,我以为他早以忘了我们的仇恨,没想到他依然记得,而且还跟踪到了这

微信扫一扫,向我赞赏

微信扫一扫,向我赞赏

回复

This is just a placeholder im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