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view

纪念越南自卫还击30周年

harry:我的父亲也是一位参与越南自卫还击的战士,受过伤,复员后做了农民,故事听的很少,也许当年我太年少,而现在他已经老了,说得更少了.

对越自卫反击战30周年祭

  烈士仆倒在起跑线

  在纪念中�改革30周年的辉煌时刻,不能忘记曾经有22万中�热血青年,为了国家利益,从广西、云南突进越南境内,付出了不亚于朝鲜战场的惨烈 牺牲,攻克越南重镇谅山、老街。通过这场"自卫还击战",这些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,以自己殷红的鲜血为墨,改写了国际政治版图。改革初年的对越"自卫还击 战",开启了中�对外开放的新纪元。

  1979年二三月间的中越战争,完成可以视为中�改革开放的奠基之战。我们不能忘记,多少美好的身躯,多少纯净的青春,消逝在近30年财富涌 流、物质繁华的前夜。改革30年,也是个人和家庭改变命运的大时代,演绎了多少商场暴发、仕途跃迁、学业精进的传奇;可是,我们的民族英雄风华正茂,却仆 倒在人生的起跑线……

  1979年2月17日,新华社发布声明:

  "越南当局无视中�方面的一再警告,最近连续出动武装部队,侵犯中�领土,袭击中�边防人员和边境居民,局势急剧恶化,严重威胁我国边疆的和平和安全。中�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被迫奋起还击。"

  顿时,中�人民把揪心的目光投向南疆,多少军属家庭更是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,为自己的儿子和兄弟夜半惊魂、虔诚祈祷。

  第二天,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新华社前线讯,关于战事只有短短一句话:"战斗在我国广西的龙州、靖西和云南河口、金平地区展开。"对参战人数、主 攻方向、战役进展、伤亡情况,均只字未提。"纹革"后国内新闻观念比解放战争时期更加保守,战争新闻以防止泄密为最高准则。从当时的人民日报上,无从知晓 这些青涩男儿如何一个个剃了光头,照了相,给亲人留下遗言,在军旗下宣誓,喝了首长敬的壮行酒,然后无限留恋地回望北方祖国的方向,心里喊着"再见吧妈妈 ",便顶着越军疯狂的炮火,踏上了布满地雷、竹尖陷阱和异族仇恨的征程。

  据后来披露的史实,实际战况是:广州军区、昆明军区、成都军区的9个军、22.5万人,早在1978年12月底就已屯兵广西、云南的中越边境。 2月17日中央军委一声令下,以第41军、第42军、第43军、第54军、第55军和第50军(149师除外)为东线兵团,由许世友上将指挥,从广西方向 出击;以第 11军、第13军、14军和第50军149师为西线兵团,由杨得志上将指挥,从云南方向出击。

  广西和云南对面,是越南的6个省11个县。中�军人面对的是历经几十年抗法、抗美战争,真正"武装到牙齿"的越南人,军队骁勇善战,老百姓也是全民皆兵,号称"第三大军事强国"。指挥过奠边府战役、大败法军的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有一句名言:

  "全世界每一分钟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亡,一百,一千,一万,成千上万的人的死亡,为了革命与国家的统一,即使他们是我们的同胞,也算不得什么。"

  越南军民如此好勇斗狠,而中�刚刚经历了"纹革"内乱,军队缺乏作战训练,参谋人员老化,作战装备捉襟见肘,连钢盔都无法做到人手一顶!越军士 兵普遍装备苏制AK冲锋枪,而我军士兵还在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。军工生产质量得不到保证,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,冲锋枪开两下就卡壳,甚至炮弹在炮膛里爆 炸,这类情节在越战小说和电影《高山下的花环》里曾经引起过观众极大的愤怒和无奈。因为废除了军衔制,一旦本作战单元首长牺牲,立刻群龙无首。后勤保障跟 不上,战场伤员因为得不到及时救治,死亡率高。

  中越双方都不想让战争升级,没有动用空军,因此陆军的厮杀更加血腥。"自卫还击战"的战场上,年轻的中�军人无所凭借,只能靠人海战术,拼勇 敢,拼牺牲。1979年西方媒体广泛议论的一个现象,直到人民日报1984年发表昆明军区作家彭荆风的通讯《猛士守南疆》,才第一次承认:在中越战争中, 使用了人肉"排雷手"。当部队闯进雷区、进攻受阻时,彝族班长安忠文从容地吩咐战士说:

  "前边是雷场,不要靠近我!"然后纵身滚向那片雷区,压发雷、绊发雷一颗接一颗爆炸了。他右手被炸断了,仍然咬住牙往前滚;两眼炸瞎了,他还在用血肉模糊的身子向前滚……

  彭荆风说:像这样明知是死,为了胜利而又不畏死的勇士,在这次反击战中随处可见。

  西方记者猜测说,这些以身�雷的中�军人,可能是被迫服从上级命令。彭荆风在战场上发现,西方人道主义小白脸们,完全低估了东方的人格境界!在者阴山下的救护所,彭荆风遇见了刚抬下来的战士刘易富,他只身排除了二十多枚地雷,身中36块弹片!

  "医护人员为他换下那身满是泥浆和血污的衣裤时,发现他口袋里已身无分文,只有一张寄回家的16元汇款收据。人们明白了,这又是一位准备以身殉国的勇士!"

  据互联网上昆明军区对越"自卫反击作战"总结材料,从2月17日开战至3月16日撤军完毕,广西、云南参战的解放�、支前民兵共牺牲6954 人,伤 14800多人。2月17日至2月27日击毙越军15000人,2月28日至3月16日击毙越军37000人。实际伤亡人数可能还要大得多!

  1979年一战后,又延续了十年的边境拉锯战,牺牲了无数中华好儿男。长达13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中方一侧,至少有14个县市建有专门的对越" 自卫还击战"烈士陵园。由西向东,依次是云南的金平、蒙自、屏边、河口、马关、麻栗坡、西畴、富宁,广西的那坡、靖西、龙州、凭祥、宁明、防城。建设最早 (1979年2月)、也最著名的麻栗坡烈士陵园,安葬着十年中越战争中的937名烈士,�小平亲自题词。

  博主那代大学生都记得19岁的傣族小战士岩龙,记得那个吹得一口优美竹笛但汉语说得不好的英俊小伙子。人民日报1979年4月9日发表过新华社 记者李耐因和张立合作采写的长篇通讯《他为祖国献青春》。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,他只身潜入敌人侧后,歼敌20名,被授予"孤胆英雄"称号,在攻打朗多时中 弹牺牲。在 1979年,岩龙的名字,响亮程度相当于后来的赖宁、今天的周杰伦。博主记得,新华社原稿中提到,岩龙在西双版纳家乡已经交了女朋友,李耐因捧读烈士遗 物,感慨那叠遗留的书信中不知道有没有那个美丽姑娘的来信。在社会风气保守的七十年代末,人民日报编辑部可能担心有宣扬"早恋"之嫌,删掉了这个情节。无 论如何,一条19岁的鲜活生命,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。通讯写道:

  "刚刚拐过一个山嘴,一丛树林中射出一梭罪恶的子弹,其中两颗穿过岩龙的胸膛。在他后面的班长看见他倒下来,又慢慢地抬起头,向着北方――祖国的方向,看了一]]
>

微信扫一扫,向我赞赏

微信扫一扫,向我赞赏

回复

This is just a placeholder im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