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ve

春节回家杂记

春节假期回了趟家,行色匆匆,就呆了三天,路上竟去了三天多.下次不能走深圳武汉这条线了,应该走广州,这样方便很多.

回家感触很多,爸妈都老了,可惜我回去也没帮上什么忙,倒让老妈忙里忙外给我做好吃的.过年了家里准备盖房,不知道两老会累成啥样.我除了给点钱没有其他办法,去年准备檩子的时候把老爸的太阳窝给打了,眼睛那巴掌大的地方全都乌黑,在地上躺了几分钟才爬起来.我让他过完年去宜昌检查下,该早治疗就早治疗.
姥姥去年累惨了,舅舅舅妈被牛给踩了,猪啊鸡鸭啊,衣服,地里的活都是姥姥一个人干,还伺候舅舅吃喝拉撒.虽然我妈能帮下,小姨也来帮忙,但我看她真的好辛苦.舅舅家的大哥在外面打工,嫂子伺候舅妈,最让人愤怒的就是老二两口子,爹妈都成这样了,还不回家帮忙,成天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,看到亲戚朋友给舅舅舅妈的钱就惦记上了,成天就想着法骗他们的钱.两口子基本上没钱过年,我们那块的人都是他的债主,借了就不还,现在就只好骗他爹的钱,真是个畜生啊.我在家的那几天,说要离婚,还要喝农药,妈比的,早死早了.这两口子看到我舅舅医保报销后还有一万多,估计就是打这个主意了.这两人,脑子比猪还笨,但骗家里人花样百出.我本来想多给点钱舅舅舅妈的,后来想想还是会被那个畜生骗去,就只给来两百意思下.从头到尾我都没和他们两口子说过一句话,他那儿子也不是个好东西,成天调皮捣蛋,还一整就推我姥姥,还把门顶住不让她进屋,我姥姥灌热水袋,他突然过来把灯一关.我吼他就躲开了,可能是很少见我,还有点怕.
这两口子又打算到广东打工呢,还说把小崽子放家里.我舅舅现在腿好的差不多来,但只有一只手可以干活,我舅妈上厕所都要人帮忙,他们居然打算把小孩放家里让我姥姥一个人照顾.草,我小姨说了,只要他把小孩放家里,就去把我姥姥接走,看他们一家饿死.从小好吃好喝的娇生惯养,养出这么个德性,还娶来个一样德性的媳妇,绝配.
村里的水泥路修好了,上街比以前快多了.据老爸说他的摩托车一年就修过一次,以前每年都要花个四五百修车.很早的时候我就说,这帮农民真是目光短浅,每年修车换车的钱都不止两百,都不肯出,宁愿拿来打麻将输掉,拖了几年终于修了.路边盖起了很多两层小楼,都十几万呢.虽然农村还是能赚点钱,但很多家盖房的钱都是从敦煌来的,年轻的媳妇们在那里打工呢.
听我爸说的,有两老头特有意思,手里都有点钱.老大买个啥老二就买啥,还要比他更高级的.两个人都买了个山寨机,坐那里就吹开了,都说自己手机高级,对方的没自己的好.这个说我的有蓝牙,那个说我的摄像头多少万,然后就放歌,月亮之上,那吭吭的.说一个在上头这块地耕田,那个在下头那块地耙地,两个就用手机飙歌,跟村了的广播似的.
看看村里的一些80年代末期出生的一些小孩,没一个出息的,不是东游西荡吃喝嫖赌就是打架斗殴,出去打工也不正经干活,都是这里干两天那里干两天,不是嫌累就是嫌钱少.我弟弟就是个典型,没学历没能力没经验,成天这工作不好那工作不好,就巴不得天天好吃好喝好玩供着还给他几万块钱的.我已经烦了,不说不理不管.
深究一下,这些小孩出生的时候,我们那的生活条件好来些,手里有了点钱,一方面惯着小孩,另一方面父母都忙着干活和打牌,也懒得教育,只要不是太淘气就由他们去.我们隔壁的一小孩,那时候都没能力跟在我屁股后面的,去年把人胳膊砍断了进去了.他们这些父母,都是自食其果啊.
村里种地的,基本上都是三十以上的人,年轻的全在外面,种地的技艺算是断层了.估计再过个二十多年,农村的地就没有人种了。现在家的基本也都是中老年,青年们都在外呢。二十年前,村里大概200来户,一千多人,现在还是200多户,一千来人,常住的应该更少吧。
老爸跟我讲,去年和一个叔叔去看他战友,在武汉。从火车站出来,碰到的士拉客,他们俩怕被黑,结果那司机揶揄他们:你们两个老爹爹哦,又不是小姐,有什么让人搞的沙。他们那战友中风了,不能说话,走路也不行,就左手能使。老爸说,他家里那个客厅,基本上和我们老家的三间房差不多大。那就是一个厅就差不多一百平了,真是奢侈啊。家里一个司机,一个男保姆,三个女保姆,两个医生,两个老师,一天得花多少钱啊。老爸和叔叔晚上住宾馆,说一躺就凹进去了,被子也是类似鹅毛的,又轻又厚的,两个人还睡不着,只好爬起来抽烟。宾馆的门也不知道是用门卡刷的,老爸不知道,差点就把门给撞坏了。老爸拎了四只鸡去的,结果到镇上就死了两只,只好给我叔叔了,他们两个到了火车站,结果不能带活鸡,只好再把剩下两只宰了。
微信扫一扫,向我赞赏

微信扫一扫,向我赞赏

回复

This is just a placeholder img.